您的位置:首页>> 企业文化>>文化生活>>李晓峰作品——《老院子》
李晓峰作品——《老院子》
作者: 李晓峰 来源: 机械修造部 时间:2018/9/14 15:05:15 点击:41

老家是一壶酒,越陈越香。老家是一根针,常在心尖扎。老家的热炕头盘腿坐着老阿奶,炕头,报纸糊的吊顶,被烟熏的黑乎乎的墙面,一台火炉,茶壶吱吱的冒着热气,猫儿依偎在火炉旁打着盹儿,墙上的老钟表嘀嗒嘀嗒,门口偶尔有货郎担子,咣啷咣啷,叫卖声清澈明亮,就是这纯净的乡村交响,让那片院落格外静谧,安详!

院子里,砖砌的小花园,里边有玫瑰,萝卜,还有两颗最解馋的大梨树。梨树下,一个大簸篮,两个小孩在里边抢羊粪蛋儿当豆豆糖,硬往嘴里塞,偶尔院落里多了几声哭叫和老爷爷老奶奶咯咯的笑声……

夕阳中,阳光照在裂了缝的木头柱子,苍蝇爬满了,在晒一天最后一茬太阳。闲不住的娃,又开始了太阳下山前的最后一次欢乐,逮知了……老奶奶坐在院落一角,淘着铁锅中的麦粒,夕阳中,背影都是如此的和蔼……模糊着,模糊着,消失在孩子的梦里。

夜幕低垂,炊烟袅袅,风箱“啪啦啪啦”,堂屋门口一桌,几个木板凳,老人孩子在欢笑和昏暗的白炽灯下开饭了,你爱吃米饭,他爱吃土豆丝,老奶奶一一分配,偶尔听得巴掌声“啪”,老奶奶拍死了孩子头上飞过的蚊子……吃饱喝足板凳一排排,那是专属孩子们的火车,使不完的劲儿,喝足饭饱在炕柜上爬上跳下,跳塌了炕,捅破了报纸糊的屋顶。老爷爷老奶奶塌了修,修了塌,烂了修,修了烂,从来都是乐此不疲……大通炕爷爷在这头,奶奶在那头,孩子在中间来回穿梭,时而摸摸老爷爷肚子上手术留下的疤痕,一会儿又钻进老奶奶的被窝里,摸摸奶奶的乳房,睡意朦胧,老奶奶讲着“花牛娃”的故事进入梦乡……

醒来后,只身一人,舒适的大床,没有鸡叫,没有货郎担叫卖,只听的城市中汽车的鸣笛声,原来我们长大了。

也许是盖起了新房之后,也许是老爷爷奶奶走后,也许货郎担子不在叫卖的时候,也许是孩子们长大了之后,老院子不在了,可是总觉得它就在那里,老爷爷老奶奶在那里,那里的欢乐叫做流淌的幸福,挡也挡不住,跟蜜一样甜,就在心尖尖流淌。

不管走到哪里,忘不了远远的老院子,不管时光如何拖我走到我的小圈子,模糊的老院子,再模糊也模糊不出我的怀念。时光不会倒流,怀念终究是怀念。

美娱彩票 版权所有 备案: 陕ICP备07002048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:714000

电话:(0913)2106688 传真:(0913)2112146